12月6日,駐日美軍司令安傑瑞勒将軍在東京舉行午餐會,日本新聞網記者也受邀出席。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是一名空軍中将,預先獲得的資料說,他畢業于美國空軍軍官學校,曾是一名F-16戰機飛行員,參加過海灣戰争和伊拉克戰争,實際參戰飛行時間達270個小時。2005~2007年間,任日本青森縣美軍三澤基地司令,2009~2010年升任駐日美軍副司令。2011年7月,升任駐日美軍司令。

 


       去之前,記者就想着要問他一個問題:假如中日兩國為釣魚島開戰,你怎麼辦?
       其實這個問題很傻,但是,記者實在想不出在這麼一個場合,更直接更能刺激他的一個涉及中日之間的問題。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司令官的座位就在記者的邊上,手伸過去,可以鈎到他的肩。

 


 

 

 


       午餐吃得是西餐,牛排。與其說午餐會,其實還是一個交流會。餐飲後,安傑瑞勒司令登台講半小時,而參加午餐會的賓客提幾個問題。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司令說自己是第五次到日本任職,與日本防衛省和自衛隊幹部有着很友好的交流。他說,這一種交流,不僅是友人之間的交流,而且還是軍人之間的交流,正因為有這樣親密的交流,才會有如今堅固的日美同盟關系。
       他說,日本自衛隊中央快速反應部隊司令部搬遷到美軍橫田基地内,美軍幫助自衛隊訓練奪島作戰,都是在這樣的交流中,達成了共識,得到了落實。
       但是,安傑瑞勒司令也不忌諱,目前駐日美軍存在着三個問題,或者說困難。
       首先是駐日美軍普天間基地的搬遷問題。由于日本政府一直未能在這一個問題上,給予美國政府一個肯定的準确的決定,因此也使得美軍在亞洲地區的軍事新部署計劃受到了阻礙。
       其二,駐日美軍官兵最近不斷鬧出犯罪行為,給日本國民帶來了傷害,在沖繩更是遭到抗議,因此,美軍的聲譽在下降,如何強化對官兵的管理,是一個大課題。
       其三,魚鷹運輸機在日本的部署遇到了麻煩。雖然日本政府同意這一種部署,但是未能取得沖繩縣民和縣政府的理解和支持,訓練飛行遇到了很大的抗議。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司令說的三個困難,其産生根源,有2個顯然是把責任主要擱在日本政府身上,因此讓一些與會的日本人聽了,心中有些不是味道。但是,大家還是照樣喝茶。

 


 


       輪到提問時,記者早早地把一張寫有問題的卡片交給了主持人,直接把問題向安傑瑞勒司令提了出來:假如中日兩國為釣魚島開戰,你怎麼辦?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司令顯然有些準備,他作了如下的回答:
       “在釣魚島(注:安傑瑞勒司令用日本的“尖閣列島”表述)問題上,美國政府已經多次表示過立場,根據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的規定,美國負責的日本防衛的範圍,是日本行政管理之下的區域,釣魚島目前在日本的實際管理之下,應該适用于日美安保的防衛範圍。近日,米國上院正在研究這一個問題,想把相關的内容寫入國防權限法,國會不同于政府,他們有自己的判斷準則,我們沒有發表評論的權力。作為駐守太平洋,尤其是駐守日本的美軍,我們清楚釣魚島适用于日美安保條約,但是,我們不會提政府制定什麼政策,提供什麼計劃。萬一,釣魚島發生了什麼事态,作為駐日美軍,我們能夠做的一件事,就是等待政府的意見。如果政府有命令要求我們介入的話,那麼,我們會采取相應的防衛措施。
       我們也清楚釣魚島問題的複雜性。帕内塔國防部長在9月中旬訪問了日本,也訪問了北京,會晤了日本外務大臣玄葉,也在北京與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舉行了會談。帕内塔部長向中日雙方都提出了一個呼籲,那就是應該通過和平的方法來解決島嶼争端。太平洋和這一海域的和平穩定,對于大家來說都有利,當然也包括中國在内。所以需要大家一起來維護這一種和平與穩定。”

 


 


       安傑瑞勒司令的這一回答,包含了三層意思:第一,美國承認釣魚島屬于日本實效管理,因此認定這個島嶼适用于日美安保防衛範圍;第二,中日如果為釣魚島開戰,駐日美軍是否會參戰?需要得到華盛頓的命令;第三,美國政府還是期望中日兩國通過和平的方式來解決争端。
       其實,聽完安傑瑞勒司令的這一番話,記者覺得我們大可不必在乎美國上院(參議院)将“釣魚島适用于日美安保條約範圍”的内容寫入國防權限法中,因為這是美國政壇的一貫立場,也是上下的共識,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。但是,連日本都清楚,美國本身是無意于為一個釣魚島同中國作戰,他們會覺得,美國士兵年輕的生命為日本去付出,不值得。
       那麼,美國在釣魚島問題上能夠幫日本做些什麼?最新的動向,就是幫助日本自衛隊訓練出一支“準海軍陸戰隊”,以便在中國軍隊攻占釣魚島之後,實現奪回這個島嶼的目标。對此,安傑瑞勒司令嘴上沒說,心裡比誰都清楚。
      午餐會結束後,記者給了安傑瑞勒司令的一個祝願:希望你不要成為釣魚島問題複雜化的添亂者。